永远的鱼香味

编辑:王勋 发布日期:2017-08-11

  有些奇怪,如果早上走路上班,每次经过那个路口,都会闻到一股久远的鱼香味,这种鱼香味,让我回味,让我渴望。这种鱼香味,只有在童年的时候,大人们出海回来,在村里的分鱼场把捕到的海鱼全部平分,各家各户拿回家去除鳞洗净,炊烟升起时,才能闻到的一股原汁原味的鱼香。 

  傍海吃海,依山吃山,这一吃海吃山,让我形成舌尖上的一种依赖,因此,不管到哪里,年纪多大,一日三餐,如果餐桌上没有鱼,总觉得少了什么,没有味道。然而,现在从市场上买回来的鱼,不管怎么做,都觉得没有儿时吃那鱼的味道,就是现在路过那路口飘出来的那种鱼香味。 

  我在想,都是同一种鱼种,而且相比之下,现在买到的鱼更新鲜,烹饪方法也一样,为什么就没有那种味道呢?是不是因为经常吃到更多的海味,自己的味觉改变了,对鱼就越来越挑剔了?但为什么只要闻到那种鱼香味,即使是久远,却依然是那样熟悉,那样的迷恋,那样的依赖?  

  六七十年,渔民捕鱼的方法还很原始但不简单。因为是渔民的儿子,虽然小时候没有随父亲出过一次海,但依然还大致知道父代怎么捕鱼的。大海受洋流影响,海面下海水流动的速度非常大,渔民就是靠洋流撒网捕鱼的。首先,每个海边的渔村都得在远离岸边的宽阔的海面上寻找一片有一定洋流规律的深海海域;其次,根据自己捕鱼的能力精挑细选一些耐海水腐蚀的直径30-40公分的木料,一端做成榫头,另一端凿穿一至两个孔,穿上60-70公分的坚实的木条,就制成了木“”;第三,需要一批每根大约10米长的竹子,根据竹子大小情况,10多根捆成结实的一捆,制成“渔浮子”,如果有5张网,这样的“渔浮子”至少要10捆。另外,还要制作由竹丝和优质稻草绞制而成每根三、四十米长的绳子。以上这些渔具制成后,选个好日子,将这些渔具运到选定的捕鱼海域,用一个特制的工具,先将木“”牢牢打入海底,然后,把“渔浮子”用绳子拴在木“”上,拴“渔浮子”的绳子长度要保证无洋流是浮子浮在水面。 

  以上工作完成后,有渔汛捕鱼时才出海挂网,无渔汛收网补网晒网。一般每个月有两期渔汛,一期在上弦月期(上旬),另一期在下弦月期(下旬),每期时长在7-10天左右。这种捕鱼的渔网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大的网兜,长度可达上百米,网兜分内外两层,内层起逆止作用。网格由大到小,到网兜最尾部,网格小到纱布网格一样的大小,这样的网大大小小的鱼都可以捕到,但漏网的鱼也会不少。 

  每期渔汛期到来时,提前一天出海挂网,挂网要顺着洋流方向,每张网的网口拉开,分别两边用绳子绑在两个“渔浮子”上,网兜尾部顺着洋流方向在下游。每期渔汛挂网后从第二天开始,每天出海捞一次网收鱼。 

  鱼群是随着洋流运动的,当鱼群经过设计好潜在海水深处的鱼网时,钻进网兜的各类鱼、虾、蟹将被捕捉,困在网格细小的尾部。因为捞网收鱼每天一次,时间周期相对长些,等收网时,久困在网兜的鱼、虾、蟹等有的已死掉,而死去的鱼泡在海水里却不会很快腐烂,生死鱼虾及其他海生物混杂在一起,收到渔船上,便发出一种特殊的深海渔味,这种渔味对渔民和渔港、渔村来说是一种喜悦。 

  渔家人对吃鱼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他们不太喜欢煎、炸、蒸之类的做法,他们喜欢原汁原味,即来一口砂锅、把鱼虾放到锅里,加少许盐巴和水,柴火煮开后,满屋子、村子飘着一股诱人的深海鱼香味,让人流口水,煮熟后,吃上一口,让人一生回味。这是我永远的鱼香味,她定格在我的嗅觉里,凝固在我的舌尖上,伴我一生。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