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姐妹俩

编辑:王勋 发布日期:2017-03-01

  我家有姐妹俩。那姐,是我老婆,那妹,是我女儿。在家,我有时把老婆大人尊称为“姐”,是想得到更多体贴照顾、当甩手撑柜;把女儿称“妹”,是想让她更加独立,不要太过于依赖。在家,他俩有时以姐妹互称,各有如意算盘:姐想,妹那就可以多干点活,理所当然;妹想,姐就不要过于唠叨,耳根清净。一家人,个个思想都比较复杂,呵呵! 

  家有姐妹俩,真好!通常情况下,兄弟我回到家里不用干活,那姐妹俩已经在厨房里开干了:姐主厨,妹打下手。我坐在客厅,看电视、看手机、读书看报,渴了,喊一声,我想喝水,就有一个姐妹屁颠屁颠把杯递过来,神仙啊! 

  家有姐妹俩,有时好烦!有时,她俩商量好,我一回到家,她俩就露出另一副嘴脸。大的说:“老公,我累了,今天你做饭吧,啊!”小的说:“亲爱的老爸,我馋了,劳驾您这个大厨,做点好吃的?!”碰到什么节日的时候,比如情人节、“三八”节、中秋节或她们的生日,更不得了。节日前几天,她们就提醒你:“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呀?”到了那天,姐妹俩一起联手:“请大家吃一顿好吃的吧,不给我买一件礼物?大家可以不要太贵的,大家要的是你的心意。”  

  家有姐妹俩,有时候真让兄弟我哭笑不得,又可爱又可气,因为姐有点“二”,妹有点“木”。 

  姐的“二”,有的让你捧腹喷饭。有一次,她跟朋友在外面吃饭,朋友让她点菜,因为菜单有点破旧,其中的“淮山炒木耳”中的“淮”字掉了一点,那“二”姐不问也不想,直接对点菜小妹说:“来个 ‘准’山炒木耳。”人家点菜小妹反应不过来,回答“姐,这个菜没有。”“二”姐有点不高兴:“没有写在菜单上干嘛。”“真的没有”点菜小妹又回了一句,然后低头看了看菜名,明白了怎么回事,但不敢笑出声来:“哦,这个有,就点这个吧。”旁边一个朋友凑过来一看,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下子哈哈大笑,其他那几个也明白了,整个哄堂大笑。 

  姐的“二”,有的让你哭笑无奈。老家有个习俗,每年农历二月初一,家家户户都要做米糕,大家这些常年在外的,不兴做这些东西也不会做,上个月周末,回去看老人,赶上这日子,人家给了她一块米糕吃,她觉得好吃,就说:“既然赶上,家旁边又有人专门做,大家买米给他们做一点吧。”我说:“做吧,但我没空,我要出去,你自己去买米吧,不要做太多。”忙完事回到岳母家,看见四大盆米糕堆放在大厅里,我问她“你买了几斤米啊?”她怯怯地说:“16斤,我也不知道16斤米能蒸出这么多米糕来。” 

  妹的“木”,有点较真和自扰,让哥又高兴又担心。去年,妹在北京找了一家实习单位,跟人家签了3个月的实习协议。从6月初到8月下旬,除了双休日,妹没漏一天不上班,末了,学校要求早点回来完成功课学业,并备考。这回妹可担心了,因为差几天实习合约期才满,白天纠结,夜里还睡不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向别人说,又怕实习单位不给开实习证明,克扣实习工资,时不时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叫她如何做如何说,告诉她一般单位都会理解学校的要求、孩子的学业,不会为难你们的,但她还是放心不下。结果,她小心翼翼一开口,人家很理解就同意了,回去不到一星期,实习证明也寄到。 

  家有姐妹俩,又乐又怜,又气又爱。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