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5澳门新


8455澳门游戏成都时尚美女酒店服务15114087130成都白领宾馆服务

龚海燕:患得患失的人不适合创业

网易不血拼?丁磊就爱慢

网易不血拼?丁磊就爱慢

• 作者 阳淼 •
2013年07月30日08:24 • 腾讯科技

  在中国互联网“买红了眼”的大环境下,网易的确是个异类。155亿人民币现金拿在手里,要找出比它有钱的主儿,只有BAT三巨头(阿里没上市,不过雅虎也总在替它发财报)。可是在巨头们都在玩命收购时,丁磊咋好像没动作呢?

  其实了解丁磊的人都知道这不奇怪。在中国互联网界,丁磊有个外号,叫“慢先生”。一般互联网有什么新产品、新概念出现,丁磊要么会不表态,要么会反对一下,但过一阵子,等他想明白之后,总会下场冲进去。比如2008年开放平台概念刚起来时,盛大等游戏厂商推出游戏开放平台,即别家的游戏也可以在自己平台上运营;丁磊很反对,说这基本是一种挖墙脚行为。但到了2010年,网易自己也推出了网游平台产品。在手机产品上,丁磊也是先说“小米用的是伪操作系统”,但网易自己随后也要推出基于安卓的手机。

  虽然中国互联网的大部分服务型态都是从硅谷拷贝而来,但如果仔细盘点一下,即使拷贝、模仿,网易也基本上不会做那个冲到最前面的人。做门户,网易是在新浪、搜狐之后;做网游,又比盛大要晚;即使丁磊赖以起家的邮箱,前面也曾排过263、凯利社区等网站。

  再往前溯就会发现,不光是在互联网产品节奏上慢一拍,连丁磊的整个事业发展,似乎也都遵循这个规律。

  1993年,丁磊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宁波电信局。当时的电信企业福利好、工作稳定,是为人羡慕的铁饭碗。但丁磊无法安心工作下去。国有企业特有的大锅饭、论资排辈,让他很不习惯。后来他曾回忆当时的心态说,单位制度本身并不很关心每个人的工作好坏和成绩,而是以的资历论长短。这与他好探究、好学习的性格格格不入。

  不过,丁磊并没有当时就辞职走人,而是利用电信局的便利条件,结合自己在大学时自学的计算机知识,开始熟悉互联网最主流的操作系统UNIX的操作和特性。这种“慢半拍”在当时就成就了他,因为1993年中国还没有接入国际互联网,如果他那时辞职创业,可能会碰个头破血流,让中国从此少一个曾经的首富。

  1994年,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从美国接入了一条64K专线,中国在商业意义上进入了全球互联网。95年,丁磊觉得时机已至,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向电信局提出辞职。相比1992年兴起的下海就业大潮,丁磊已经不是弄潮儿了。

  即使在辞职到了广州之后,他也没有按照自己最看好的方向投身互联网,而是先进入数据库巨头Sybase
的广州公司,充实了自己的数据库知识与操作经验。直到他自己开发的BBS系统已经人气颇旺,他才正式辞职,创办网易公司,并凭借此后的免费主页、邮箱系统站稳脚跟,并获得丰沛的现金流。

  淼叔在2011年曾当面问他,对“慢先生”这个外号怎么看。丁磊当时解释说:“每个阶段对周围事情的判断要慎重一点,我们企业做到今天有的时候更需要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清楚了想明白了再卷起袖子往前冲对吧?事实也证明有的时候say
‘NO’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记得几年前做博客的时候,新浪、搜狐们一个比一个做得起劲,结果大家现在谁都不提博客了,大家都去做微博了。网易的博客就比大家做得慢了一年,但是我们最后也能排到第二,仅次于新浪。我觉得企业的经营理念不一定看谁先跑得早,而是说谁跑得长久,谁慢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也一直相信一句话,就是欲速则不达。”

  当然,网易的慢除了丁磊的个性因素外,跟股权结构也有一部分关系。网易早期发展跟别的互联网公司不大一样,它是先通过邮箱业务盈利的,然后以门户概念上市。因此丁磊在历次引进风投时都不算积极,上市后又有过几次回购,有媒体曾经估算过,他个人在网易控制的投票权在50%以上。这也让他在董事会层面基本没什么压力。

  至于这种慢是不是会影响到网易,从事实来说,互联网的确是唯快不破;但中国互联网又不是这么简单,还有网游这个巨大的现金牛撑着;并且移动互联网上还没什么很稳定的盈利模式,网易在新闻客户端、云笔记上的布局也算是一前一后站对了位置。客观地说,这么多钱,死是肯定死不了,而且既然有个德川家康在前面摆着,说不定到最后时间能打败一切,唯有现金才是永恒……

丁磊:技术信徒爱自由

图片 1

■本报记者 王庆

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电信工程师出身的丁磊一直是典型的技术派。

小小的眼睛、圆圆的脸,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就连丁磊本人,也觉得自己确实有几分像“功夫熊猫”,何况两者又都具备着朴素和执着的特质。

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丁磊和他带领的网易把握住了一个又一个关键点——成为早期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典型并在美国上市;转型门户后又率先挖掘了短信的增值价值,开创了新的盈利模式,从而渡过互联网的低潮期;最早大力发展网游,掀起了中国网络和游戏业的浪潮。

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常常占据媒体显著位置不同,丁磊则低调得多,近些年甚至显得有些沉寂。相对于新浪微博的火爆、腾讯微信的普及,网易的反应似乎不够敏感,而随着易信等新产品的推出,丁磊这位技术信徒似乎正在找回自己,重新出发。

财经作家吴晓波对丁磊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一个互联网的信徒,一个为兴趣而工作的人。”

丁磊如今也不过四十出头。在大部分年轻人还身处迷茫的时候,他已少年得志。能够抓住中国互联网第一波创业浪潮的机会,这与他坚决走出体制的选择有着很大关系。

丁磊出生在浙江奉化,那里也是蒋介石的家乡。他的父亲是电子工程师,或许是受父亲影响,丁磊从小就喜欢看科学类读物,也爱把收音机之类的电子玩意儿拆拆装装,甚至在初一时就组装过当时难度很高的六管收音机。

不过,少年时代的丁磊并没有展现出更多神童般的才能,读高中时甚至一度因为成绩不好而被老师批评“拖了全班的后腿”。

1989年,他以略微高出重点线的成绩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专业。但他经常逃课去旁听计算机系课程,并觉察到计算机对人类的影响已不只是一种计算或者教学的工具。

本科毕业后,丁磊被分配到当时令人羡慕不已的好单位——宁波电信局。

不过,优厚的待遇和安逸的生活并未让他感到快乐,相反,他对体制越发厌恶。在那样的单位,资历和关系取代个人能力成为晋升的关键基石,而自己的特长则无从发挥。

1995年他辞职了,在那个时代这是足以让亲友跌破眼镜的举动。

家人的反对并未阻止丁磊走出体制来到广州寻找机会。而他并非只是年轻气盛而忘乎所以:“我有技术,就算是不能当老板,打一份很好的工也是可以的。”

丁磊还曾专门坐火车去深圳看望了自己的一位网友。这位网友名叫马化腾。

后来这位腾讯的大佬回忆起这段时光说:“当年一起喝啤酒的时候,我们只是打工仔而已,都还不知道未来。丁磊后来的成功为我带来了启发,只要去做,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1997年,在一间8平方米没有空调的房间里,丁磊开创了网易——为了让中国人上网更容易。

事实上,网易的起家并不是靠网站,而是软件——出售给各地电信部门邮件系统的软件,每个能卖10万美元。与此同时,网易在网站建设上也开始了自己的三板斧——免费个人主页、社区和免费邮箱。

慷慨反而成就了丁磊。他发现自己公司电脑的硬盘很大,于是贡献出多余的空间推出免费个人主页业务。

在那个还少有人接触网络的年代,此举一下子吸引了两万多人来申请免费个人主页,甚至还有外国人。不久后,网易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最佳网站排名中冲到了第一的位置。

随后,华尔街的投资人就蜂拥而至,纷纷抢着投资这个又能写软件又能赚钱、只有10个人的中国公司。

在新世纪到来之际,随着雅虎掀起的门户热潮席卷中国。网易也开始向门户网站转型。

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不过无人能永远春风得意,网易的危机也接踵而至。

遭受互联网行业低潮和一次财务误报打击,网易被停盘。丁磊也在董事会内部遭遇重大信任危机。

不过,他很快发现,命运悄悄地开了一条门缝。

2001年,广东移动开始推出一项新的增值业务——“移动梦网”。但是也许无人能料到,这一举动竟意外地挽救了网易,也让中国互联网获得重生的机会。

移动梦网通过手机代收费的“二八分账”协议(电信运营商分二成、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分八成),成功解决了中国互联网企业当时的一大关键问题——如何从庞大的用户群中收取费用。

敏锐观察到这一绝佳机会的丁磊,迅速利用自己庞大的用户资源和移动的接入平台,深入无线增值服务,并逐渐摆脱之前门户网站难以获得丰厚广告收入的困境。

用原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李甬的话来说:“丁磊是一个知道钱在哪里的人。”

与此同时,丁磊发掘的另一宝藏是网游——一个玩家愿意砸钱的新兴事物。于是网易通过收购广州天夏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出了著名的《大话西游》游戏产品。这和当时国内其他公司代理国外游戏不同的是,网易拥有全部知识产权。

天夏公司负责人、后来《大话西游》主创者梁宇翀对丁磊的评价如下:他的市场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敏锐嗅觉的背后则是丁磊扎实的功课。在互联网的低谷阶段,他认真地去了解市场,疯狂阅读市场营销方面的书籍,到全国各地的网吧调研,以便真正搞懂中国网民需要什么产品。

有了详尽的调查就更有发言权。在一次和华尔街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分析师问丁磊:“你们的游戏在网吧的配置会不会太低,导致游戏运行不了?”

“你有实际去网吧观察这个事情吗?”

“我刚把中国网吧跑了一遍,你自己去看清楚。”丁磊回应道。

随着短信、网游两大业务的全面开花,互联网广告业务也开始稳定上升。网易变成了纳斯达克的宠儿。著名的财经通讯社彭博更是评价网易为“成长性可以称为纳斯达克第一股”。

32岁那年,丁磊被评为中国“首富”。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丁磊感到“茫然”。当晚,他照旧去大排档喝粥。

生活勤俭的丁磊并非权贵出身,自称不擅攀附权贵。他依赖的是自由公平以及对技术的信仰。“直到现在,我也敢说,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

多年的商场拼杀,并未让他变得圆滑世故,相对公平自由的互联网世界反而让丁磊保留了一份纯真个性。

在一次论坛上,主持人当众提问丁磊:“你用哪家微博潜水?”丁磊拍着坐在右边的曹国伟:“用新浪。”

“我当然要向这个行业最先进的产品学习。”

“你不怕马化腾生气?”

“不会吧。”他探出脑袋,马化腾和他只相隔一个座位。

在吴晓波看来,丁磊是一个比较直率的人,“好恶写在脸上”。

在与团队一起研究产品开发时,丁磊有时会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大喊:“这TM做的什么玩意?”有时,则会大笑着说:“我觉得用得很爽”,“很NB,你们”。

丁磊对自己的评价是:“我性格直接,包容性差,所以只能给自己标一个真小人,而不是真君子。”但他也强调:“坦荡荡很重要啊。”

当年创业之初,一位投资界人士在和丁磊聊过之后感觉丁不会讲很多,更像是工程师。投资方更是有人担心:“如果上市了,丁磊这个CEO真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忽悠别人。”

在丁磊看来,即使追求利润,企业也不应忽视自己的责任。他不允许色情出现在游戏中。

绝大部分网站使用点击率和用户数衡量员工业绩,而丁磊自己制定了一套业绩标准。对于如何向已习惯另外一套体系的广告客户解释,丁表示:“问他们,是想要这样一个嫖客的点击量还是想要一个真正客户的点击量。”

相对于赚钱,丁磊有时更愿做一些不赚钱的理想主义产品。

比如网易公开课。据说,这源自一位员工走进丁磊的办公室说:“老板,我看到国外有很好的公开课,你给我投10万块,我来做。”至今,网易公开课一共免费制作12000集课程,每年投入千万元。

公开课反映了丁磊对改变教育的期望。他想让一些老师意识到“如果不跟上,饭碗会掉”,“我在互联网上看,同样一门课,老师怎么这个没讲到?这就是互联网精神,开放与平等”。

或许正是丁磊的这种性格,使得网易相对“保守”,对追求利润的欲望不够强烈。近年来,从微博到移动互联网,网易似乎总是慢半拍。

不过,从去年推出易信,到今年推出全新游戏,网易接连打出一套组合拳。丁磊似乎是在找回失落的这几年,重新在互联网找回自己。

《中国科学报》 (2014-08-22 第6版 中国.互联网)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