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5澳门新


赵长鹏的“世界观”与币安全球突围战
8455澳门游戏 9
定义舒适变频 海信空调联合中国家电研究院发布《空调行业舒适变频发展白皮书》

斗鱼直播:大难不死,仍需砥砺前行

斗鱼直播:大难不死,仍需砥砺前行

• 作者 速途研究院 •
2018年03月19日17:16 • 速途研究院

  提到斗鱼直播平台,喜欢观看游戏直播的用户都不陌生,斗鱼直播是早期开辟直播战场的老牌平台,打造出多位明星级的大主播,是名副其实的造星工厂。

图片 1

  斗鱼直播自2014年开始运营起就是流量最大的直播平台,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在2016年主播身价水涨船高的时候,斗鱼直播面临多位IP主播跳槽的窘境,受到了新玩家熊猫直播和全民直播等平台的强烈冲击,如今尽显落寞。事实证明,不肯砸钱的玩家终究没有竞争力。

  斗鱼直播接连痛失大IP

  斗鱼直播平台的造星能力堪称行业典范,曾打造出数位百万级大主播,虽然后来主播纷纷被挖走,但是斗鱼直播尚未丧失元气,而去年的两起封杀事件却沉重打击了斗鱼直播平台。

  图片 2

  2017年斗鱼直播平台千万关注量的大主播White惨遭斗鱼直播封杀,斗鱼直播平台的自残行为实属无奈。

  该事件起因是White在直播绝地求生游戏时被质疑开挂,而后受到开发商蓝洞公司默认。时隔不久White在一次线下聚会时教唆未成年粉丝直播骂人,受到了中国共青团点名批评,两罪并罚,斗鱼直播平台在舆论压力下封杀White直播间。

  最终斗鱼直播失去了这位IP主播,自此元气大伤。

  游戏直播行业监管不力,官司满天飞

  游戏直播行业的监管一直不起作用,这个行业还没有形成完善的监管制度,法律关于直播的条文也不全面。外在的监管很稀松,平台内部的自我监管也漏洞百出。直播平台的官司纠纷几年内发生了十多起,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直播平台的良性发展。其中主播与平台的薪水问题是激发矛盾的主要方面。

  图片 3

  斗鱼直播闹得最大的一起工资纠纷就是主播蛇哥控诉斗鱼直播欠薪,同时多位主播也站出来向斗鱼直播讨薪,一时间斗鱼直播陷入了风口浪尖。这样的事件层出不穷,斗鱼直播早已被这样的官司缠身。

  在缺乏监管的环境下主播缺乏契约精神,恶意违约和跳槽造成直播行业混乱;另一方面,主播的薪资无法得到保证,欠薪的问题也确实一直存在于直播行业。

  两个大主播蛇哥和韦神的讨薪对斗鱼直播自身形象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品牌的公信力也在波动。

  腾讯出手斗鱼再赢机会

  图片 4

  今年的3月8号,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相继对外宣布获得腾讯融资,这次斗鱼直播获得了腾讯6.3亿美元的融资。

  斗鱼直播在身陷囹圄时得到这样的大手笔融资犹如一针强心剂,瞬间焕发全新的活力。腾讯的出手正式宣布进军游戏直播行业,看重的也是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多年的用户基础,或以此为跳板垄断游戏直播行业,腾讯的野心路人皆知。

  腾讯独家代理多款游戏,拥有多个赛事版权,在现有资源的条件下发展游戏直播有很大的潜力。斗鱼直播因此也得以喘息,在6.3亿美元的支持下将深耕游戏直播领域,着力打造平台特色,进一步增强用户粘性。

  据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游戏直播平台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游戏直播平台市场规模或超44亿元,增长率降到19%左右,已经接近天花板。在游戏直播的后跑马圈地时代,运营已经成了平台的重中之重。随着主播身价的大幅缩水,整个市场趋于稳定。未来归根结底还是优质内容的竞争,从前的探灵等类型的劣质直播内容将难以被接纳。斗鱼直播将发挥平台的流量优势,打造高质量的UGC内容。

图片 5

虎牙直播计划赴美IPO,内斗时代即将结束

• 作者 速途研究院 •
2018年03月20日14:08 • 速途研究院

  2018年3月8日,斗鱼直播对外公布获得腾讯6.3亿美元的融资,好事成双,就在同一天晚些时候,欢聚时代旗下的虎牙直播突然宣布获得腾讯独家投资的4.6亿美元。

  图片 6

图片 7

  这样戏剧性的一幕有点让人捉摸不透,腾讯同时投资游戏直播行业排名前两位的平台或许会对目前游戏直播行业的格局产生重要影响。原本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争得不可开交,如今三分天下有一统的趋势,平台不再执着于内斗,IPO浪潮就要到来。

  虎牙沉淀一年密谋上市

  2017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对于虎牙直播的头号竞争对手斗鱼直播来说日子并不好过。虎牙直播并没有受到开挂事件和薪资官司的影响,在这一年一直在暗中蓄力,积累资源,目的就是在2018年完成上市计划。

  趁对手斗鱼直播内忧外患之际,虎牙直播在上市前挖到多个流量主播,就是要在数据上做得漂亮一些,争取能在IPO上占得先机。

  图片 8

  最近虎牙直播发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这是一份十分惊艳的成绩单。在2017年第四季度净营收达到了36.27亿,同比增幅也是稳定增长。在这个节点发布盈利数据,仍旧是为IPO造势。

  据悉,多家平台均有上市计划,包括斗鱼直播和映客都在计划IPO,直播市场增速放缓是引发直播平台上市浪潮的主要原因,在平台自身发展和投资人的压力下,上市会成为接下来直播平台竞争的新方式。

  抱团求和是下半场的基调

  行情决定了战略,如今的游戏直播行业偏向于合作,谋求共同富裕。在理性发展阶段,互相烧钱的争夺只会自我削弱。作为行业领头羊,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的激烈竞争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利益,反而让整个行业陷入混乱,处于持续的亏损状态。

  始终水火不容的OFO和摩拜单车从2016年一直火拼到2017年,双方都明确拒绝合作,结果是这场战役让双方都很难受,OFO前一阵还被曝出资金困难,此般竞争让共享单车行业陷入一地鸡毛的境遇,行业的整体发展步履维艰;反观美团和大众点评,二者的合作就是双方互赢的局面,总之,行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时,合作才是明智之举。

  腾讯同时作为两个直播平台的投资者,同样也是双方的和事佬。至此,两个平台的斗争将告一段落,省下的竞争军资对于IPO来说是利好的,双方都能将精力放到拓展业务上,完善主播培养等环节,平台的发展也会更加规范和高效。

  当然了,最终是否会走向合并的道路仍旧需要平台两厢情愿,腾讯也不能完全左右。但目前的直播平台监管力度在增加,能够随意发展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当腾讯游戏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会选择整合直播平台资源,那时候大象一出手就再也由不得狮子拿主意了。

1

内容行业变化风起云涌,流量红利衰减已是不争的事实,不少人都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吴声提出了超级用户思维,他认为,内容价值进阶的核心,是从人格化IP思维到超级用户思维。用户进化的四个阶段是普通用户—付费用户—超级用户—裂变用户。

这是从向外扩张的新用户收割到向内而生的已有用户关系构建,也是社交货币的进化、社群思维的迭代,以及全新商业规则下的方法模型和估值体系。不过,这个理论似乎更适用于知识付费等行业。

拿直播平台来说,独家优质内容、头部主播IP仍然是稀缺的。不过借用吴声这套体系,直播平台可以发展出自己的超级主播思维,普通主播—人气主播—独家主播—超级主播。在平台砸钱挖角现象层出不穷的当下,超级主播思维意味着平台需要通过挖掘、资金扶持、工作室和宣传包装等一体化政策孵化出自家原生主播。

2

在直播江湖,平台挖角和主播跳槽司空见惯。过去一年,平台之间主播流动频率空前提升,有映客主播流向快手,企鹅电竞主播跳槽斗鱼,斗鱼主播被挖去虎牙等等。这之中有合约期满的自然选择,也有违约的不常规跳槽,
由此也可见,主播对平台其实并没有什么忠诚度。

去年上半年,虎牙、熊猫、花椒、斗鱼等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下半年的抢人大战就开始了。
如果以游戏和秀场划分主播的话,可以发现游戏主播流动性大。有分析认为,这主要和公会管理有关。相对来说,秀场有成熟的公会管理系统,游戏主播自身约束能力弱。而且游戏主播多为职业选手或者平民大神,收入一下提升到千万年薪,容易膨胀,平台不易管理。

而游戏主播密集跳槽的时间节点也值得玩味,去年6月到10月间,平均每个月约有两位头部游戏主播流动。但仅仅在去年11月和12月两个月内,斗鱼就有8个主播被虎牙挖走,多数属于违约跳槽。此外,熊猫直播也有两个主播加入了虎牙。虎牙招过去的这些主播,都是各个平台的有一定人气的主播。

毫无疑问,主播已经成为直播平台核心资产。类似虎牙这样密集动作,自然是为了提升平台的流量,而更进一步应该是为了打动资本市场,给下一轮融资或者冲击IPO做铺垫。今年年初,彭博社就曾报道,虎牙直播寻求赴美IPO,至少募资2亿美元,但并未披露具体估值情况。不过虎牙方面并没有回应上市这一信息。

频繁挖角的好处很明显,就是能够迅速扩大流量和用户基数,但如何留下这些主播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主播身价如果被恶意哄抬,最后吃亏的是平台。等回过头来,主播二次跳槽,循环往复,并不利于行业的良性竞争发展。

3

在对待主播方面,虎牙向左,斗鱼向右。虎牙采用的是瞄准各家人气高的游戏主播,花大价钱挖过来。而斗鱼现在的做法有点像是内容分发平台的主流打法加上艺人经纪的路数。

当下内容分发平台,无论是微博、企鹅号还是头条号,都进入了重点扶持头部账号和MCN机构的阶段。而不久前,斗鱼宣布要投入10亿元,实施“主播星”计划,具体来说包括四个维度。

发掘:斗对有潜力的主播进行系统的搜索,形成主播人才库并且给予经济上的支持;

培养扶持:对有潜力的主播给予系统的职业技能培养和职业道德教育,给予站内资源倾斜和帮扶,并且简化签约程序;

宣传包装:对各类主播提供不同层级和适合的渠道,增强站外露出机会,尤其是在大流量的社会化媒体渠道的露出;

线下:通过嘉年华、鱼乐盛典等线下活动,进一步提升主播知名度,挖掘其商业价值,形成线上到线下的闭环。

对斗鱼来说,给热映电影《前任3》献唱宣传曲的冯提莫,发行过热门单曲《童话镇》的陈一发等主播已经超越了“主播”的概念,他们除了做直播节目,也都有其他的文艺作品。我把这类主播称之为“超级主播”。

上述斗鱼的打法,显然是奔着打造下一个陈一发,下一个冯提莫去的。与其砸钱花大力气挖来主播,阶段性垒砌高台,不如从主播的“种子轮”就密切绑定,共生共荣。

4

极光大数据近日发布的《2017年移动互联网网app榜单报告》显示,斗鱼直播、YY和虎牙直播分列网络直播app渗透率排行榜前三,渗透率分别为3.6%、3.3%和2.9%。其中,渗透率同比增长最快的前几名也均是游戏直播平台。

第二梯队阵容包括熊猫直播、小米直播、映客、花椒,他们的渗透率均处于1%-2%的量级。

我之前也提到过,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百团大战一样,最终只留下三五家核心平台。如今,直播平台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行业最终注定会进入寡头竞争。

归根结底,直播是内容产业,平台比拼的就是主播原创内容质量。头部主播的商业价值越来越高,他们越来越像明星。现阶段来看,无论是资源、流量、资金链还是“直播+”的生态,其角逐核心都集中在了主播身上。

不难预料,主播跳槽现象仍然会频繁发生,这仍旧会对刚刚稳定回暖的直播行业带来冲击。另外一边,或许也会有一些平台跟进超级主播打法,从增量上做文章,行业进入竞争多元但也都遵守游戏准则的阶段。而这个过程中,最大的看点莫过于,我们看到更多主播成为多栖发展的艺人,直播平台成为造星平台。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