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5澳门新


张小龙再食言 微信公众号改版成头条式信息流
8455澳门游戏 3
微信、今日头条都做商品搜索,这是想干嘛?

李笑来全面回击陈伟星:把正义当工具获私利,投资的XMX是空气

李笑来强势回击陈伟星,币圈新旧大佬战火重燃

• 作者 黄志平 •
2018年06月14日16:49 • 维特财经

  今日,针对此前陈伟星对李笑来的诸多不利言论,后者正式在其个人公众号上进行逐条回应。在文章开始,李笑来首先就公布了此前他与陈伟星的一次群内“交锋”,陈伟星反而成了侵占股东利益的“小人”。之后,对于陈伟星的种种指控,李笑来的回应也是句句见血。

图片 1

  1、关于和李笑来沟通如何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被无视

  李笑来表示,双方从未就此事进行过沟通,唯一一次正面沟通是陈伟星向李笑来宣讲“打车链”

  2、关于在徐小平组织的“区块链第一饭局”上两人不欢而散

  李笑来回应称,这个饭局并不是徐小平和洪波组织的,而是和冯波。在场的还有吴忌寒、李林等诸多圈内大佬,这些人皆可以作证,两人当时争论的并非“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

  李笑来称自己当时所说的是“你说的那些都对,也没人反对,问题在于,你觉得在场有人不懂这个道理吗?你说这些有意义吗?”而陈伟星的指控是将自己放在正义的一方,李笑来却因为与其争论而不欢而散。

  3、关于欠款30000个比特币逾期不还

  李笑来称,实际情况是“等价于约 2000
万人民币”的私募基金。他本人也未曾承认过按比特币保底,本意是“希望跑赢比特币”。而所谓的逾期不还,本来就是“4+1”,最后的还款期限原本就是今年九月份。

  李笑来同时表示,所谓“欠款30000个比特币”是虚构的,陈伟星是在诽谤。

  4、关于李笑来募集比特币涉赌

  李笑来称,其实只是自己在2013 年下半年的时候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李笑来解释称,当时圈子很小,项目也不多,
是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确实很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just-dice。不仅币圈很多老人都投资过,李笑来本人还曾在一些微信群分享过投资just-dice的逻辑。

  5、关于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等账号公私混用营造李笑来“首富”形象

  关于这一点,李笑来的回应其实并不是特别的明确,仅仅表示其托管在交易所的资产只是其本人总资产的一小部分,相对与交易所的资产就更小了。而且,交易所目前为止未曾丢失过任何一笔虚拟资产。

  此外,李笑来重点提及了陈伟星的过往,称其在快的估值不高的时候就卖掉了自己大部分的股份,而其最新推出的“打车链”也并没有获得李笑来旗下的inb资本的支持。

  6、关于李笑来大比例侵吞帮发项目以及使用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对于前一项指控,李笑来称这是在诽谤。而对于所谓的在二级市场抛盘,李笑来称自己是一个坚定的持币者,他本人也愿意公开自己的相关代币的交易地址供外界查询。

  此外,李笑来还提及了与自己分道扬镳的易理华是为陈伟星提供黑料的人,并称前者投资Penta
项目的时候用的是 INB 的名义,之后,这个项目却变成了“了得资本”的项目 。

  7、关于与郑伊廷撕逼是因为“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

  对此,李笑来称网上有公开的录音,他本人的要求是作为 40% 股东,有 40%
的权益,有权利共同管理所有募集到的资金
。同时表示郑伊廷在项目盈利之后贪掉了股东权益,且拒不接电话。

  8、关于李笑来等人组织EOS人员对陈伟星进行人身攻击

  对于这一指控,李笑来的回应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我很忙,没空搭理你,要不是亲戚朋友问,我都懒得解释。

  此外,李笑来还回击称,陈伟星所投资的XMX才是真正的空气币,代码有抄袭EOS,白皮书抄袭了李笑来投资的另一个项目,之后在其劝解之下才进行了修改。

图片 2

  对于这两位大佬的口水仗,部分业内人士已经见怪不怪。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最近币圈大佬之间的内讧比之前多了许多。如江卓尔与点付大头、廖翔与吴忌寒加上这次李笑来与陈伟星,币圈大佬之间的不和似乎已经不言自喻。

  不管是币圈老人之前还是新旧大佬,似乎每个人屁股后面都拖着不少的秘闻。但不管这些秘闻有多少真假,大佬们的撕逼无疑加重了这个行业的神秘气息,让本就浮躁的币圈链圈变得更像个……“笑话”。

  区块链由于短时间内的急速膨胀,吸引了不少各行各业的各色人物。李笑来、吴忌寒等等是币圈的老人,资历要高于一般的大佬。而陈伟星、玉红、王峰等人,其实是在“传统互联网”不得志的人。陈伟星早早的买到了快的股份,而玉红更是卖掉了多个游戏公司,王峰的蓝港……在游戏行业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这些乘着区块链、虚拟币东风进入币圈、链圈的大佬,可能更具攻击性,却也善于打破既有的规定和格局。陈伟星靠怼朱啸虎、慕岩、赵何娟等人而在年初“十日封神”,玉红则更善于隐藏,虽然“三点钟”火了那么长时间,但鲜有人知道其“始作俑者”来自于这位不修边幅、曾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人。

  这几位大佬在币圈迅速取得地位得益于他们过人的手段,一个靠怼人,一个靠社群,李笑来等圈内老人则更多的是靠持币、投资的闭环在圈内立足,不过,割没割韭菜就不好说了。但新进者的迅速突进势必也会触及到圈内传统大佬的边界。就像李笑来所说,陈伟星向其推荐自己的“打车链”,他认为不可行。玉红靠XMX社群裂变宣传自己的项目,李笑来认为这是“空气币”。

  想要在圈内站稳脚跟,新旧大佬总要找到最为合适的体位才能更融洽的相处。当然,如果双方本没有和解的意愿,那这个圈子只会越来越乱。乱,对于庄家来说或许并不是坏事,因为他们可以更方便的割韭菜,但对于行业,那个万众期待的“杀手级应用”只会越来越远。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Bianews
6月14日消息,李笑来今日发表长文,对陈伟星最近朋友圈指责质疑他的相关言论一一回应。李笑来首先指出陈伟星在言论中给自己下套,然后开始对陈伟星多条朋友圈内容进行逐条反驳。李笑来表示从未和陈伟星单独沟通过“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此话题,唯一一次单独沟通是陈伟星来自己办公室宣讲打车链。李笑来称陈伟星说谎,所谓“李笑来钱别人30000个比特币”是诽谤;关于“洗钱、涉赌”的指责,李笑来称陈伟星同样是诽谤,理论上可发起刑事诉讼,而自己确实投资过赌场just-dice。对于陈伟星“挪用公共资金”的指责,李笑来称陈伟星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李笑来拿了大量的免费币而后在二级市场上抛盘,他都能给出该代币相应地址。有关EOS,李笑来表示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他称XMX“到最后竟然连代码都抄袭
EOS,这还不是空气?!这还不是陈伟星所谓的割韭菜?”,但同时他称也以个人名义投资了XMX。对此,玉红也在微信回应,称李笑来和陈伟星都投了XMX,并称前几天,李笑来、陈伟星等人还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以下为李笑来回应原文:这是三月份的某一天,在“三点钟火星创始群”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跟陈伟星的一段对话。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向来珍惜时间,因为自己的时间就是自己的生命。我想善待自己,所以就不希望自己把时间花费在不值当的事情上。可是,最近陈伟星的种种行为和言论,让我不得不浪费自己的一小段生命,也是无奈。遇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很难不夹杂情绪;所以,这篇文字我顺手写下来的第一标题是《忍着恶心认真回应陈伟星的言论,附带事实澄清……》——
写下之后,又改成现在的《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去除了其中的情绪成分
——
在这样的时候,保持冷静需要很大定力。如果您作为读者,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不要读下去了。另外一些读者,根本不关心币圈里发生的事情,那也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
毕竟,虽然热闹是别人的,可生命是自己的。先从陈伟星最近的一条朋友圈文字说起(2018年6月13日):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需的过程。关于这个事情币圈的大佬们沟通过很多次,大多数真有钱真想做事的都在逐步形成共识,但李笑来例外,觉得我针对他而变成了私下对我传谣的个人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资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都源于此。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如何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干一些正能量的事情,被无视;2.徐小平老师和洪波组织“区块链第一饭局”,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不欢而散达不成共识;3.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4.李笑来募集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其中一个账号,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信息高水平的人都能在网上找到;5.李笑来的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是混存在其个人账号,并且以此展现给人看其财富,虚构其“首富”假象;6.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最典型的当属他和otcbtc的郑伊廷撕逼的核心原因,就是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搞笑的是李笑来还因此在微博骂郑不讲信用!7.我质疑block.one的声明私占40亿美元募集资金并不对任何事情负责,是希望在不点名的情况下能推动国内币圈大佬对于公共资金合理使用的共识,结果变成了李笑来一伙组织EOS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所以我只好点名。8.我个人不用钱包、不记银行密码、虽然投资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但从未让他们帮我上过一次币;9.三点钟群的几个发币者,和我没关系,我自己是早期帮忙盲投人,没有和任何人推荐,也认为,他们不应该过度营销,应该好好把事情做好;三点钟群的任何大会,我都没有参加更未曾组织,我的名字被盗用是主办方乱来;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让我在这个行业混到想吐;我个人也完全没有意愿和没有必要蹭这热屎惹骚,更不需要靠他来为自己造势;11.我的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既然干了,就绝不会怂!不明就里的读者读完陈伟星的言论,感觉这完全是正义(陈伟星)斗争邪恶(李笑来)。可这种手法也太拙略了。以前的相声里有这么个段子,逗哏问捧哏:你现在还打你爸爸吗?捧哏懵了,这话里有陷阱啊!无论回答是否都不对啊!捧哏更深层次的尴尬在于:“你凭什么诬陷我曾经打过我爸爸?!”
明明这是逗哏的陷阱,但捧哏没有还手余地,因为观众哪管这个啊,先自己乐坏了再说……虽然我不是捧哏,但陈伟星就是用这个路数给李笑来下套的。说清楚了套路之后,我就可以不懂情绪低逐条反驳了: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需的过程。关于这个事情币圈的大佬们沟通过很多次,大多数真有钱真想做事的都在逐步形成共识,但李笑来例外,觉得我针对他而变成了私下对我传谣的个人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资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都源于此。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陈伟星一上来就扣帽子,“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
——
这么说的用意在于先把对手放到”没有底线“的位置,然后再挥舞“正义之棒”。再往下,措辞是这样的: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
可惜,逐条读下来,根本没有什么事实,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在这一点上,陈伟星逻辑不合格,法律常识近乎法盲。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如何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干一些正能量的事情,被无视;陈伟星从未与我单独私下沟通过这个话题。我们唯一一次的单独沟通(他自己的女助理在场),是陈伟星自己过生日前几天来我办公室向我宣讲他的打车链。那时候他还没有变脸,所以他的兴致很高……
听他讲完,我都抽了好几颗烟。而后,给他面子,我还去参加了陈伟星的生日聚会。可陈伟星这一条之中所陈述的,不是事实,当然也没有证据。2.徐小平老师和洪波组织“区块链第一饭局”,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不欢而散达不成共识;此处有一错别字,不是“洪波”,而是冯波。在场还有徐明星、李林、吴忌寒、肖峰、高西进等人。所有这些人都可以作证:“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这不是我和陈伟星争论的话题。现场大抵上我说的话如此:“你说的那些都对,也没人反对,问题在于,你觉得在场有人不懂这个道理吗?你说这些有意义吗?”陈伟星想要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他以正义的名义跟李笑来争论,结果不欢而散……
对不起,这不是事实。现场有很多人证。3.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再一次,这不是事实。当时是“等价于约
2000 万人民币”的私募基金。并且,我从未承诺过按比特币保底 ——
我的原话是“希望能跑赢比特币”。至于到去年 9
月份到期,这是打马虎眼,本来就是“4+1”,所以,本来就是今年九月份到期。哦,对了,按照目前的业绩来看,在
wrote off 很多项目之后,竟然好像还真的跑赢比特币了呢——
不好意思。所以,这一条,陈伟星想用“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糊弄过去
——
对不起,他还是撒谎了。他根本不知内情,就信口雌黄。不仅如此,陈伟星四处说李笑来欠别人
30000 个比特币,这就干脆是诽谤了,因为此事实不存在,“欠”不存在,“30000
个比特币”也是虚构。我曾经提醒他,他有举证责任,否则就是诽谤。不懂法律的陈伟星,迄今为止也没明白“举证责任”是什么,甚至,我怀疑他是否了解“证据”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否则,为何那么多文字写出来,竟然一点证据都找不到?4.李笑来募集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其中一个账号,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信息高水平的人都能在网上找到;这一条,就更可笑了。在徐小平和冯波组织的饭局上,陈伟星支支吾吾地声称自己
2013 年就开始接触并投资比特币……
我都懒得当场揭穿他,那时候币圈非常小,谁不知道谁呢?2013
年下半年的时候,我确实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因为那是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确实很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很多币圈老人都投资过
just-dice。关于这一点,我从未刻意隐藏过,我甚至在某个群里专门分享过投资
just-dice
的逻辑。而陈伟星刻意使用耸人听闻的词汇,说李笑来洗钱、涉赌,再进一步,指使某媒体工作人员转发到其他媒体的时候,故意使用“涉毒”这个词汇,这是很下作的行为
——
并且,这真的已经可能构成犯罪了,诽谤罪。李笑来理论上因此可以发起刑事诉讼。5.李笑来的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是混存在其个人账号,并且以此展现给人看其财富,虚构其“首富”假象;真是懒得反驳,但必须反驳。再一次,完全没证据
——
并且当然不是事实。陈伟星其实是个伪创业者,虽然他一直以“快的创始人”自称,可事实上呢?吕传伟是干嘛的?陈伟星其实自己从未做过完整的事。有据可查,陈伟星在快的估值并不是很高的时候,已经卖掉了他所持有的那一小部分快的股份中的绝大部分……
所以,异想天开是他的思维漏洞,这也是为什么 INB
最终否掉陈伟星“打车链”这个项目的原因 ——
我们决定不参与。交易所总计管理用户多少资产他知道吗?我托管在交易所里的个人资产在里面只是我自己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只占交易所资产总量的更小一部分。团队运行交易所这么多年,从未丢失过任何虚拟资产,如何做到?首先要账务清晰吧?如果竟然可以像他想象得那样“混存”,一个每分钟发生几千笔交易的数据库岂能不乱?6.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最典型的当属他和otcbtc的郑伊廷撕逼的核心原因,就是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搞笑的是李笑来还因此在微博骂郑不讲信用!“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这要么是陈伟星自己的臆想,要么是他刻意扣帽子。“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这完全是诬陷和诽谤。如果陈伟星认为这不是诽谤,那么,请拿出证据,李笑来私吞了哪一个项目的代币,大比例私吞?并且,这一点尤为可笑:“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请陈伟星拿出证据,我在哪里拿了多大比例的“免费币”?至于“在二级市场抛盘”,陈伟星是真不了解我啊!我是持币尽量不动的人。这一点虽然反驳起来可笑,但我还是可以如此邀战:不用举证,但凡陈伟星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李笑来拿了大量的免费币而后在二级市场上抛盘,我都能拿出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记录,给大家看,我就是没动过。倒是现在给陈伟星的战友,给他出主意,“爆黑料”的易理华,投资
Penta 项目的时候用的是 INB
的名义,回头发现这个项目可能赚得多,就变成了“了得资本”的项目 ——
这还是因为 Penta
项目的创始人主动跟我提起,我才有可能对外公开的事情。关于郑伊庭事件,恰好网上已经有公开的,她和我的通话录音。“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这是胡说八道。我的要求是,作为
40% 股东,有 40% 的权益,有权利共同管理所有募集到的资金 ——
难道这不是常理吗?郑伊庭希望在公众面前把李笑来描绘成一个“黑心投资人”,那么拜托,请郑伊庭在项目已经盈利之后,起码把李笑来的投资款大大方方的还回来之后再说,好不?贪掉股东权益,躲回台湾,拒不接电话,声称“请你与我的律师沟通”,而那个律师永远不接电话……
这哪里仅仅是“不讲信用”啊,这干脆是无赖 ——
陈伟星要是觉得郑伊庭是战友的话,我看也是门当户对了。7.我质疑block.one的声明私占40亿美元募集资金并不对任何事情负责,是希望在不点名的情况下能推动国内币圈大佬对于公共资金合理使用的共识,结果变成了李笑来一伙组织EOS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所以我只好点名。不是事实,没有证据。“李笑来一伙组织
EOS 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
一直以来,是你陈伟星在无底线地攻击李笑来好不好?我真的很忙,刚刚投资了一个硬件公司,大家天天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又投资了一个团队准备做共享链,大家开脑洞,集思广益,最终得到结论,共享的核心是人,而不是人去共享的汽车、自行车、房子、充电宝……
于是还要改团队结构……
陈伟星在朋友圈、在微博诽谤我,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我真的没空。可怜我身边关心我的朋友和家人,打电话问候我,我只好照顾他们的情绪,于是我还得给他们解释这个陈伟星的来龙去脉,浪费我的生命!至于所谓的“所以我只好点名”,唉,陈伟星这么做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只是懒得把时间花在这样的事儿上而已。这个倒是事实:很多
EOS 持有者跑去微博留言骂陈伟星。可实话实说,这是陈伟星自己找骂。EOS
的历史,作为新入圈的陈伟星,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不说这个,说最容易理解的事实:现阶段,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光说不练的打车链更空气吧?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吧?XMX 大面积抄袭 EOS
代码,竟然还和陈伟星同仇敌忾地说 EOS 是传销,是空气,也是奇葩。别说,XMX
我也是投资者,因为赵东的 Dfund
说要还我个人情,跟他们同等条件,于是,我用个人名义投资了 500 ETH ——
现在回头看,幸亏啊!从一开始就说好不能用我的名字宣传。这几乎是我在币圈里唯一一次主动避坑成功。8.我个人不用钱包、不记银行密码、虽然投资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但从未让他们帮我上过一次币;这一条与我无关,无须反驳,虽然还是没有证据。反正你这么一说,我就这么一听喽。9.三点钟群的几个发币者,和我没关系,我自己是早期帮忙盲投人,没有和任何人推荐,也认为,他们不应该过度营销,应该好好把事情做好;三点钟群的任何大会,我都没有参加更未曾组织,我的名字被盗用是主办方乱来;这一条再次与我无关。李笑来投资了一个项目,叫
EOS —— 挺好一个项目吧?不是空气吧?空气币是不可能有原创代码的呢!——
然后呢,被陈伟星指责“完全没有公共资产意识”等等等等……
不惜诽谤。而后,陈伟星自己投了一个项目,XMX,那可真的是空气啊!白皮书抄袭我的投资的另外一个项目,被我悄悄劝改,不愿意直接公开怒对;到最后竟然连代码都抄袭
EOS,这还不是空气?!这还不是陈伟星所谓的割韭菜?咋到他那里,就不提“公共资产”了,咋就不提“公开透明”了?可是,陈伟星对自己是很宽容的:“我是盲投”,然后一言带过就完事儿了?不知道有没有王伟星、孙伟星、杨伟星啥的来怼怼他?现在想撇清自己和“三点钟”的关系了
——
当初是谁在三点钟群里半夜急着出风头?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让我在这个行业混到想吐;我个人也完全没有意愿和没有必要蹭这热屎惹骚,更不需要靠他来为自己造势;“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
——
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有点不确定。“价值观冲突”?同意。李笑来和陈伟星的价值观的的确确是不一样的。11.我的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既然干了,就绝不会怂!请陈伟星实事求是:“不贪污”的共识,不需要陈伟星倡导,这是常识,任何正常人都应该做的事情。陈伟星暗指李笑来贪污,却不提供证据,这就是诽谤。什么叫有原则?仅举一例。云币,在关停之前,是连虚拟币手续费收入都折算成当天人民币均价计算,而后足额纳税的。这一点,任何人都可以去北京市海淀税务局查证。我信赖的团队就是这样的。这才叫有原则,原则是用来自己坚守的,不是用来喊的,也不是自己做不到却四处用来要求别人的。我乱猜的:这个团队理论上很可能是地球上迄今为止极为少数(甚至唯一?)的主动且足额纳税的虚拟资产交易所罢?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很迷惑一件事情。因为有另外一个人,某媒体的创始人,被陈伟星挥舞着当枪使。这个人曾经用她的笔救过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现在的一位合伙人。所以,在来龙去脉了解过后,我就很奇怪,这明明曾经是一位“正义的使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仅因为陈伟星是她的投资人,就完全失去了分辨能力?作为资深媒体人,难道没有最基本的训练?难道不应该把“字字有依据”当作行文着字的最基本原则和底线?甚至尝试着当面交流,无果。嘴上说的全是冠冕堂皇的话,暗地里干的全是没底线的事情。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她和陈伟星是一样的人,他们不是“正义的化身”,他们不是“正义的使者”,他们只是“把正义当作工具以获私利”的人
——
甚至,根本无关事实、原则、甚至底线,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任何“正义”都可以拿来当作大棒挥舞。以上。控制情绪是很难的事情,我尽力了。如果以上文字之中,依然缠着着一些情绪,只能说明我自己的功力不够,请各位见谅。

11.我的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既然干了,就绝不会怂!

关于李笑来那时候到底是用比特币还是人民币募资,《核财经》查询了几个币圈老炮,得到的消息是两个选项都有。

然而,说得好并不一定代表着有道理。这一轮两人初战,明显都有所顾忌和保留,很多事情依然云山雾罩。希望陈伟星能够拿出承诺的证据,击鼓再战。

陈伟星从未与我单独私下沟通过这个话题。我们唯一一次的单独沟通(他自己的女助理在场),是陈伟星自己过生日前几天来我办公室向我宣讲他的打车链。那时候他还没有变脸,所以他的兴致很高……
听他讲完,我都抽了好几颗烟。而后,给他面子,我还去参加了陈伟星的生日聚会。

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让我在这个行业混到想吐;我个人也完全没有意愿和没有必要蹭这热屎惹骚,更不需要靠他来为自己造势;

“李笑来一伙组织 EOS 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
一直以来,是你陈伟星在无底线地攻击李笑来好不好?我真的很忙,刚刚投资了一个硬件公司,大家天天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又投资了一个团队准备做共享链,大家开脑洞,集思广益,最终得到结论,共享的核心是人,而不是人去共享的汽车、自行车、房子、充电宝……
于是还要改团队结构……
陈伟星在朋友圈、在微博诽谤我,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我真的没空。可怜我身边关心我的朋友和家人,打电话问候我,我只好照顾他们的情绪,于是我还得给他们解释这个陈伟星的来龙去脉,浪费我的生命!

虽然我不是捧哏,但陈伟星就是用这个路数给李笑来下套的。

图片 3

这一点其实很简单,如李笑来所说,陈伟星只要拿出一例李笑来“大比例私吞”或“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的证据,李笑来就败。而且,两人提及的郑伊庭、易理华皆是币圈名人,希望都能够站出来,提供更多角度的材料。

《核财经》:
这一条看似无关紧要,但可以旁证两人谁说话靠谱。不过,仅从回应就可看出李笑来的鸡贼。陈伟星说的是“私下沟通”,李笑来的回答是“单独沟通”而且是当面,回避了电话、微信、邮件等手段,希望陈伟星能出示这方面的证据。

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很迷惑一件事情。因为有另外一个人,某媒体的创始人,被陈伟星挥舞着当枪使。这个人曾经用她的笔救过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现在的一位合伙人。所以,在来龙去脉了解过后,我就很奇怪,这明明曾经是一位“正义的使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仅因为陈伟星是她的投资人,就完全失去了分辨能力?作为资深媒体人,难道没有最基本的训练?难道不应该把“字字有依据”当作行文着字的最基本原则和底线?甚至尝试着当面交流,无果。嘴上说的全是冠冕堂皇的话,暗地里干的全是没底线的事情。

《核财经》:
陈伟星声称其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李笑来回答,陈伟星暗指李笑来贪污,却不提供证据,这就是诽谤。李笑来之前也声称有关诽谤事宜已经移交律师处理,我们希望及时看到相关进展。

先从陈伟星最近的一条朋友圈文字说起(2018年6月13日):

倒是现在给陈伟星的战友,给他出主意,“爆黑料”的易理华,投资 Penta
项目的时候用的是 INB
的名义,回头发现这个项目可能赚得多,就变成了“了得资本”的项目 ——
这还是因为 Penta 项目的创始人主动跟我提起,我才有可能对外公开的事情。

6.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最典型的当属他和otcbtc的郑伊廷撕逼的核心原因,就是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搞笑的是李笑来还因此在微博骂郑不讲信用!

而后,陈伟星自己投了一个项目,XMX,那可真的是空气啊!白皮书抄袭我的投资的另外一个项目,被我悄悄劝改,不愿意直接公开怒对;到最后竟然连代码都抄袭
EOS,这还不是空气?!这还不是陈伟星所谓的割韭菜?咋到他那里,就不提“公共资产”了,咋就不提“公开透明”了?可是,陈伟星对自己是很宽容的:“我是盲投”,然后一言带过就完事儿了?不知道有没有王伟星、孙伟星、杨伟星啥的来怼怼他?现在想撇清自己和“三点钟”的关系了
—— 当初是谁在三点钟群里半夜急着出风头?

7.我质疑block.one的声明私占40亿美元募集资金并不对任何事情负责,是希望在不点名的情况下能推动国内币圈大佬对于公共资金合理使用的共识,结果变成了李笑来一伙组织EOS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所以我只好点名。

所以,这一条,陈伟星想用“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糊弄过去
——
对不起,他还是撒谎了。他根本不知内情,就信口雌黄。不仅如此,陈伟星四处说李笑来欠别人
30000 个比特币,这就干脆是诽谤了,因为此事实不存在,“欠”不存在,“30000
个比特币”也是虚构。我曾经提醒他,他有举证责任,否则就是诽谤。不懂法律的陈伟星,迄今为止也没明白“举证责任”是什么,甚至,我怀疑他是否了解“证据”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否则,为何那么多文字写出来,竟然一点证据都找不到?

这一条再次与我无关。李笑来投资了一个项目,叫 EOS ——
挺好一个项目吧?不是空气吧?空气币是不可能有原创代码的呢!——
然后呢,被陈伟星指责“完全没有公共资产意识”等等等等…… 不惜诽谤。

说清楚了套路之后,我就可以不懂情绪低逐条反驳了:

不是事实,没有证据。

图片 4

5.李笑来的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是混存在其个人账号,并且以此展现给人看其财富,虚构其“首富”假象;

陈伟星其实是个伪创业者,虽然他一直以“快的创始人”自称,可事实上呢?吕传伟是干嘛的?陈伟星其实自己从未做过完整的事。有据可查,陈伟星在快的估值并不是很高的时候,已经卖掉了他所持有的那一小部分快的股份中的绝大部分……
所以,异想天开是他的思维漏洞,这也是为什么 INB
最终否掉陈伟星“打车链”这个项目的原因 —— 我们决定不参与。

8.我个人不用钱包、不记银行密码、虽然投资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但从未让他们帮我上过一次币;

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如何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干一些正能量的事情,被无视;

《核财经》:李笑来对陈伟星的这段话,显然有意曲解。陈伟星说的很明显是在场的大佬没有达成共识,而不是说他和李笑来争论的特定话题。其实通过双方对这场争论的表述,一个更重要的疑问是哪些在场大佬对“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这个道理,不能达成共识呢?在场大佬都是在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每个人都有责任表个表态。作为饭局组织者的徐小平老师,尤其应该站出来说几句吧。

《核财经》:这一点,陈伟星质疑没错,但李笑来的反击更有力。EOS有思路代码有操作,主链上线,即使最终失败,也是可贵的尝试,不是什么打车链、XMX所能比的。

此外,李笑来不点名的指“某媒体的创始人,被陈伟星挥舞着当枪使。”——“不贪污”不用成共识,只要有证据,可以直接送监狱里。而某媒体创始人,明显指赵何娟老师,而赵也已接招。期待双方祭出更多招式。

图片 5

7.我质疑block.one的声明私占40亿美元募集资金并不对任何事情负责,是希望在不点名的情况下能推动国内币圈大佬对于公共资金合理使用的共识,结果变成了李笑来一伙组织EOS人员对我个人进行攻击,所以我只好点名。

《核财经》:两人价值观不同我们都看到了,但具体怎么不同,谁“正义”谁“没底线”,尚需继续观察。至于他们说没有任何个人利益冲突,作为媒体,还是需要存疑的,别过两天爆出更大丑闻。

控制情绪是很难的事情,我尽力了。如果以上文字之中,依然缠着着一些情绪,只能说明我自己的功力不够,请各位见谅。

请陈伟星实事求是:“不贪污”的共识,不需要陈伟星倡导,这是常识,任何正常人都应该做的事情。陈伟星暗指李笑来贪污,却不提供证据,这就是诽谤。

现场大抵上我说的话如此:“你说的那些都对,也没人反对,问题在于,你觉得在场有人不懂这个道理吗?你说这些有意义吗?”

图片 6

关于郑伊庭事件,恰好网上已经有公开的,她和我的通话录音。“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这是胡说八道。我的要求是,作为
40% 股东,有 40% 的权益,有权利共同管理所有募集到的资金 ——
难道这不是常理吗?郑伊庭希望在公众面前把李笑来描绘成一个“黑心投资人”,那么拜托,请郑伊庭在项目已经盈利之后,起码把李笑来的投资款大大方方的还回来之后再说,好不?贪掉股东权益,躲回台湾,拒不接电话,声称“请你与我的律师沟通”,而那个律师永远不接电话……
这哪里仅仅是“不讲信用”啊,这干脆是无赖 ——
陈伟星要是觉得郑伊庭是战友的话,我看也是门当户对了。

你现在还打你爸爸吗?

这一条,就更可笑了。在徐小平和冯波组织的饭局上,陈伟星支支吾吾地声称自己
2013 年就开始接触并投资比特币……
我都懒得当场揭穿他,那时候币圈非常小,谁不知道谁呢?2013
年下半年的时候,我确实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因为那是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确实很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很多币圈老人都投资过
just-dice。关于这一点,我从未刻意隐藏过,我甚至在某个群里专门分享过投资
just-dice
的逻辑。而陈伟星刻意使用耸人听闻的词汇,说李笑来洗钱、涉赌,再进一步,指使某媒体工作人员转发到其他媒体的时候,故意使用“涉毒”这个词汇,这是很下作的行为
——
并且,这真的已经可能构成犯罪了,诽谤罪。李笑来理论上因此可以发起刑事诉讼。

不明就里的读者读完陈伟星的言论,感觉这完全是正义斗争邪恶。可这种手法也太拙略了。

《核财经》:这个问题,李笑来看似仔细回应,其实模糊了问题,回避了核心。“账务清晰”、“一个每分钟发生几千笔交易的数据库”不乱,与资金“混存”入个人账号并不矛盾。陈伟星只要找出一个存入募集资金的李笑来个人账号,就可以说明指控成立。
至于李笑来反过来指责陈伟星是伪创业者,原因是陈伟星很早卖掉股份,这很明显是故意混淆视听。

这正是媒体最乐见的。打破铁板一块的局面,才有机会挖掘真相,展示事实,发挥舆论的作用,排除行业隐患割除毒瘤,为下一轮起飞打开空间。所以说,感谢陈伟星。

11.我的诉求是明确的,就是希望这个行业大佬们能形成“不贪污”的共识。既然干了,就绝不会怂!

不是尾声:

图片 7

“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这要么是陈伟星自己的臆想,要么是他刻意扣帽子。

9.三点钟群的几个发币者,和我没关系,我自己是早期帮忙盲投人,没有和任何人推荐,也认为,他们不应该过度营销,应该好好把事情做好;三点钟群的任何大会,我都没有参加更未曾组织,我的名字被盗用是主办方乱来;

“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 ——
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有点不确定。“价值观冲突”?同意。李笑来和陈伟星的价值观的的确确是不一样的。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需的过程。关于这个事情币圈的大佬们沟通过很多次,大多数真有钱真想做事的都在逐步形成共识,但李笑来例外,觉得我针对他而变成了私下对我传谣的个人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资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都源于此。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李笑来在回应中戏谑地说,该基金按照目前的业绩,竟然好像还真的跑赢比特币了呢,还“不好意思”。这就很不厚道了!去年9月比特币什么价格,现在比特币什么价格?得了便宜还卖乖,在行情如此低落之际,不是往众多数字货币投资者伤口上撒盐吗!

《核财经》:仔细看双方陈述,
陈伟星指责的是李笑来大比例私吞项目代币,进而在二级市场抛售。而李笑来则如此邀战:但凡陈伟星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李笑来拿了大量的免费币而后在二级市场上抛盘,我都能拿出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记录,给大家看,我就是没动过。可见双方描述重点不同。

什么叫有原则?仅举一例。云币,在关停之前,是连虚拟币手续费收入都折算成当天人民币均价计算,而后足额纳税的。这一点,任何人都可以去北京市海淀税务局查证。我信赖的团队就是这样的。这才叫有原则,原则是用来自己坚守的,不是用来喊的,也不是自己做不到却四处用来要求别人的。我乱猜的:这个团队理论上很可能是地球上迄今为止极为少数的主动且足额纳税的虚拟资产交易所罢?

4.李笑来募集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其中一个账号,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信息高水平的人都能在网上找到;

核财经APP6月14日报道比特币价格下探6100美元,价格跌到最高点的不足三分之一。其他数字货币更是哀鸿遍野,就连承载了巨大期待的“第三代区块链”EOS,也在主链上线之际连续暴跌,徘徊于每枚10美元以下。

图片 8

8.我个人不用钱包、不记银行密码、虽然投资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但从未让他们帮我上过一次币;

《核财经》:李笑来到底是“欠”30000个比特币,还是募集了“等价于约 2000
万人民币”的私募基金且未承诺保底,是决定李笑来的商业信誉重要材料。李笑来说“
我从未承诺过按比特币保底-我的原话是”
希望能跑赢比特币”。在2013年6月到9月,30000个比特币已经是价值不菲的资产,以这个额度为目标的募资方案肯定不会只是口头约定。2013年李笑来比特币首富之名还没有打响,市场号召力肯定没有今天这么大,因此李笑来的解释力度是不够的,李笑来为什么不把那时候的募资文件拿出来作为佐证?

图片 9

说实话,这是好事。在行业火爆之时,大佬们互相捧场,抱团割韭菜,你好我好捞的盆满钵满,自然铁板一块,不会戳破黑幕,自曝隐私。当潮水退去风口渐息,大佬们感到了危机,互相之间的利害矛盾就凸显出来,攻击彼此以抢夺位置和利益。

另外根据李笑来合伙人老猫之前接受媒体采访,的确默认他们经常收取项目百分之几十的募资额,作为站台费。在自由交易条件下,双方你情我愿,收取项目站台费倒也不是什么道德瑕疵,但的确存在陈伟星说的信息透明问题。

2.徐小平老师和洪波组织“区块链第一饭局”,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不欢而散达不成共识;

以前的相声里有这么个段子,逗哏问捧哏:

“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这完全是诬陷和诽谤。如果陈伟星认为这不是诽谤,那么,请拿出证据,李笑来私吞了哪一个项目的代币,大比例私吞?并且,这一点尤为可笑:“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
请陈伟星拿出证据,我在哪里拿了多大比例的“免费币”?至于“在二级市场抛盘”,陈伟星是真不了解我啊!我是持币尽量不动的人。这一点虽然反驳起来可笑,但我还是可以如此邀战:不用举证,但凡陈伟星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李笑来拿了大量的免费币而后在二级市场上抛盘,我都能拿出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记录,给大家看,我就是没动过。

旁观第一回合,陈伟星情绪饱满,
而从事实展现,还是逻辑表达,略有不足。而李笑来新东方讲师出身,口才了得,指东打西随手拈来,叙述滔滔不绝,辩解理直气壮!

3.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

2.徐小平老师和洪波组织“区块链第一饭局”,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不欢而散达不成共识;

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让我在这个行业混到想吐;我个人也完全没有意愿和没有必要蹭这热屎惹骚,更不需要靠他来为自己造势;

图片 10

这一条与我无关,无须反驳,虽然还是没有证据。反正你这么一说,我就这么一听喽。

图片 11

5.李笑来的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是混存在其个人账号,并且以此展现给人看其财富,虚构其“首富”假象;

这是三月份的某一天,在“三点钟火星创始群”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跟陈伟星的一段对话。

以上。

6.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最典型的当属他和otcbtc的郑伊廷撕逼的核心原因,就是李笑来想拿走40%的募集资金而郑认为自己无权这么做导致的,搞笑的是李笑来还因此在微博骂郑不讲信用!

3.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

至于所谓的“所以我只好点名”,唉,陈伟星这么做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只是懒得把时间花在这样的事儿上而已。

捧哏懵了,这话里有陷阱啊!无论回答是否都不对啊!捧哏更深层次的尴尬在于:“你凭什么诬陷我曾经打过我爸爸?!”
明明这是逗哏的陷阱,但捧哏没有还手余地,因为观众哪管这个啊,先自己乐坏了再说……

《核财经》评论:陈伟星关于赌博的指控应该能成立,但李笑来以“投资”来辩解也非完全的强词夺理。因为一个规则清晰且透明规范的赌场上,只要策略合理,风险并非不可控。“用赌博来投资”看似荒诞,但在以密码和概率为基础的区块链领域,有其可成立的逻辑。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样东西得搞明白清楚: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需的过程。关于这个事情币圈的大佬们沟通过很多次,大多数真有钱真想做事的都在逐步形成共识,但李笑来例外,觉得我针对他而变成了私下对我传谣的个人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资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都源于此。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图片 12

陈伟星一上来就扣帽子,“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 ——
这么说的用意在于先把对手放到”没有底线“的位置,然后再挥舞“正义之棒”。再往下,措辞是这样的:以下是几个事实,并且我都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
可惜,逐条读下来,根本没有什么事实,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在这一点上,陈伟星逻辑不合格,法律常识近乎法盲。

《核财经》:这两条是陈伟星表态撇清自己站台空气币的关系,但李笑来反讽其为割韭菜项目站台后用“盲投”这个词来脱身,“一言带过就完事儿了?”确实尖锐。

在这个交锋过程中,有意思的是双方对三点钟XMX的意见却出奇一致。
玉红姐姐情何以堪?!

陈伟星想要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他以正义的名义跟李笑来争论,结果不欢而散……
对不起,这不是事实。现场有很多人证。

可陈伟星这一条之中所陈述的,不是事实,当然也没有证据。

这个倒是事实:很多 EOS
持有者跑去微博留言骂陈伟星。可实话实说,这是陈伟星自己找骂。EOS
的历史,作为新入圈的陈伟星,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不说这个,说最容易理解的事实:现阶段,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光说不练的打车链更空气吧?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吧?XMX 大面积抄袭 EOS
代码,竟然还和陈伟星同仇敌忾地说 EOS 是传销,是空气,也是奇葩。别说,XMX
我也是投资者,因为赵东的 Dfund
说要还我个人情,跟他们同等条件,于是,我用个人名义投资了 500 ETH ——
现在回头看,幸亏啊!从一开始就说好不能用我的名字宣传。这几乎是我在币圈里唯一一次主动避坑成功。

另外,声称要起诉陈伟星的还有慕岩。几个月前,陈伟星直怼慕岩发币:“你送了薛蛮子几个币?送了李明远几个币?你募集的200个比特币套现了没?赵东的币想退你退了没?”,慕岩表示,“陈伟星所说的没有一个是事实,我已经让律师取证,起诉他!”
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不知道进展如何?
慕岩如果光说不练,会被外界认为是心虚。

惨淡行情之下,无论是站台还是发币,收获最多的恐怕是骂声。以致币圈大佬闲极无聊,开启互撕模式,为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圈贡献流量。

再一次,这不是事实。当时是“等价于约 2000
万人民币”的私募基金。并且,我从未承诺过按比特币保底 ——
我的原话是“希望能跑赢比特币”。至于到去年 9
月份到期,这是打马虎眼,本来就是“4+1”,所以,本来就是今年九月份到期。哦,对了,按照目前的业绩来看,在
wrote off 很多项目之后,竟然好像还真的跑赢比特币了呢
—— 不好意思。

9.三点钟群的几个发币者,和我没关系,我自己是早期帮忙盲投人,没有和任何人推荐,也认为,他们不应该过度营销,应该好好把事情做好;三点钟群的任何大会,我都没有参加更未曾组织,我的名字被盗用是主办方乱来;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向来珍惜时间,因为自己的时间就是自己的生命。我想善待自己,所以就不希望自己把时间花费在不值当的事情上。可是,最近陈伟星的种种行为和言论,让我不得不浪费自己的一小段生命,也是无奈。

此处有一错别字,不是“洪波”,而是冯波。在场还有徐明星、李林、吴忌寒、肖峰、高西进等人。所有这些人都可以作证:“我们争论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这不是我和陈伟星争论的话题。

真是懒得反驳,但必须反驳。再一次,完全没证据 —— 并且当然不是事实。

交易所总计管理用户多少资产他知道吗?我托管在交易所里的个人资产在里面只是我自己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只占交易所资产总量的更小一部分。团队运行交易所这么多年,从未丢失过任何虚拟资产,如何做到?首先要账务清晰吧?如果竟然可以像他想象得那样“混存”,一个每分钟发生几千笔交易的数据库岂能不乱?

遇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很难不夹杂情绪;所以,这篇文字我顺手写下来的第一标题是《忍着恶心认真回应陈伟星的言论,附带事实澄清……》——
写下之后,又改成现在的《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去除了其中的情绪成分
——
在这样的时候,保持冷静需要很大定力。如果您作为读者,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不要读下去了。另外一些读者,根本不关心币圈里发生的事情,那也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 毕竟,虽然热闹是别人的,可生命是自己的。

有意思的是,币圈另外一个知名人士莱特币矿池主江卓尔附和了陈伟星的指控。江卓尔称:“李笑来在早期大佬里风评很差,拿了3万个币的投资,4年到期后,在2017年牛市找借口不清算,往后拖了一年,一年后还不还币,打算用
“可流通代币” 清算,为什么呢?因为没币还。

4.李笑来募集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其中一个账号,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信息高水平的人都能在网上找到;

陈伟星具体指控一共十一条,李笑来逐条反驳,《核财经》针对李笑来长文逐条分析评判。

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如何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干一些正能量的事情,被无视;

李笑来雄岸区块链基金的合伙人姚勇杰的态度也意味深长,他在朋友圈提到:最近一段时间,怼朱啸虎,怼李笑来这些行业领袖确实搞的伟星挺火的!如果雄岸基金合伙人李笑来老师确实欠3万个比特币,恳请债权人在一月内把欠条发到hr@gs.holdings,
我们协助维护债权人正当权益,并对大家公开结果1如果查无此事,我们相信社会自由公正的评论,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她和陈伟星是一样的人,他们不是“正义的化身”,他们不是“正义的使者”,他们只是“把正义当作工具以获私利”的人
——
甚至,根本无关事实、原则、甚至底线,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任何“正义”都可以拿来当作大棒挥舞。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